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妈妈被辱
妈妈被辱

妈妈被辱

早上早早的,我被电话铃声吵 醒了。我又等了一会仍然没人接,只好睡眼惺忪的走到客厅接起了一直响个不停 电话。电话里是一个男人的声音,说的普通话非常不标准,参杂了乡下的地方口 音。


  「妈,找你的电话,是爸爸工地来的。」我敲了敲妈妈的房门,冲着里面喊 了一声。


  妈妈刚才好像睡的很熟,我叫了很久她才只穿着内衣和内裤从房间走里出来, 轻轻接起了电话说,「喂,你好,我是他的妻子,你有什么事吗?」「啊。」妈妈很小声的叫了出来,然后用颤抖的,异样的声音说,「你说什 么?他欠了你们好几个月的工资。」我看到妈妈脸上现出意外而惊慌的神色,想 到一定是爸爸出了什么事,就忐忑不安的在旁边听着电话的内容。


  「我们的美女老师怎么起的这么早呀。」这时候秦弘也被电话吵醒了,他走 到妈妈身后习惯性的托起妈妈内衣里的两个大奶子,向平时一样玩弄起来。


  「滚开,不要弄我。」妈妈愤怒的对他吼了一声。秦弘并不生气,接着把妈 妈的内衣掀了起了,翻出两个大奶子。妈妈又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转回头不再理 他。


  「啊,没什么,你继续说。」妈妈对着电话结结巴巴的说「好,我一定带钱 去,你们千万不要伤害他。」又沉默了片刻,然后突然说,「好好,二十万不是 个小数目,我一筹到钱马上就去。嗯,不会报警,你们放心吧。」「我有事情,要马上出去,你们也赶快走吧。」妈妈非常着急,推开秦弘的 手说。


  「有什么事?外面有相好的了吧。」秦弘根本不关心电话的内容,一边调笑 一边又把手伸进妈妈的粉红色内裤。


  「不要弄了,求你了。我老公出了点事,你们赶快走吧。」妈妈急得眼泪一 直在眼眶里打转,看样子马上就会哭出来。


  「好吧,不过你别忘了,你那些录像带还在我手里。」秦弘昨天晚上喝了很 多酒,今天早上起来宿醉得很不舒服,并没有什么心情搞女,也就不再纠缠妈妈 了。


  秦弘他们一走,家里马上静默下来,好像再次恢复成过去那酷似幸福的宁静。 「小刚,你一个人看家,哪里也不要去。」妈妈对我嘱咐了几句也出门了,肯定 是去帮爸爸弄钱了,应该不会很快回来。我又等了一会,看秦弘他们也没有再回 来,就迫不及待的拿出一盘录像带放进录像机里。


  那时候还没有DVD,家庭通用的就是这种黑色长方形的录像机。这种机器 不仅可以播放录像带,而且可以把电视机的内容录下来。我按下了画了一个三角 形标志的放映键,由于不知道里面到底拍到了什么,紧张得心脏的轻微跳动都能 听得到。电视的屏幕上先是出现了铺着红色地毯的地板,正在我奇怪的时候又传 出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你带来的这个女人到底怎么洋?她要是不行,我们今天 还会亏钱。」「你放心吧,爸。不光人漂亮,身材好。还是个当老师的,有了她保管能大 赚一笔。」我听出这是秦弘的声音,而刚才和他说话的男人应该就是秦弘的父亲。


  「恩,好吧,我相信。你既然挑上她,应该不会错。」秦弘的爸爸叹了口气 说。他们说的女人肯定就是我妈妈了,他们到底会把妈妈怎么样?我想着不仅期 待起来。


  他们说到这里,终于把摄像机抬了起来,画面里出现了一个五十多岁男人。


  显然拿着摄像机拍摄的是秦弘,而这个男人就是秦弘的父亲,也就是夜总会 的老板。他的样子与所从事的行业有点不协调,梳着整齐的短发,戴着壹副黑框 眼镜,穿着灰色的衬衫,黑色西裤和皮鞋看上去都十分普通。他有一种文人的气 质,如果不说别人都会把他当作大学里的教授或者作家之类的文化人。


  「她是个当老师的,能老老实实的听我们的话吗?」秦弘的爸爸显得还是有 些犹豫。


  「爸,你放心,等我拍了录像,不怕她不听话,这种平时一本正经的女人都 顾面子。只是王医生给她打的春药这几天已经失效了,录像的时候不知道你能不 能搞定她。」「哈哈,你爸搞女人从来不用药,让你今天好好看看什么叫本事。」秦弘的 爸爸转过身,面对这一扇房门,抓住把手轻轻的把门打开,秦弘也一直跟在后面 拍摄。我继续往下看,听他们要对付妈妈心理稍稍有些不安。


  他们走进房间之后,画面中出现了一间装潢十分豪华的办公室,中间摆着壹 张宽大的座子,沙发酒柜一应俱全。窗户被厚厚的窗帘完全挡住了,只有桌子上 的台灯发出暗黄色的光。我妈妈局促不安的坐在沙发上,见到有人进来不知所措 的站了起来。


  秦弘的爸爸走到妈妈面前,上一眼下一眼的打量起来。妈妈虽然已经过了三 十岁,但与那些小姑娘比起来显得更加成熟,而且往日的魅力也丝毫未减。在昏 暗的灯光下他动心的凝视了妈妈好长时间,然后说,「你不要紧张,我是秦弘的 爸爸,也是这家夜总会的老板,今天找你来是要跟你商量点事情。」「和我商量?我,我没什么能帮你的呀。」妈妈看他斯文的洋子,又很客气, 稍稍微笑了一下,身体向后退了一小步和他保持着一定距离。


  「这件事非你帮忙不可,说实话,我这家夜总会的客人越来越少了,生意不 好做呀。今天跟你商量的事,就是想请你来我这里表演。以你的条件,肯定没有 问题。」他虽然显得很诚恳,妈妈一时有些迷惑。


  「表演?可是我不会唱歌也不会跳舞。你放开我,让我回去。」他趁妈妈稍 一犹豫,走上前一把拉住了妈妈的胳膊。妈妈本能的察觉出了危险,身体不自主 的踉跄了一下。


  「嘿嘿,不需要你唱歌,跳舞,只要脱几件衣服就行了。」他终于把实话说 了出来,眼神也透出了狼一样的光芒。


  「不行,让我回去,我不干这种事。」妈妈被吓呆了,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挣扎着向外走,不想房门被拿着摄像机的秦弘完全堵住了。


  「啊,让开,我要回家。」妈妈声音颤抖,满含愤怒的对挡住去路的秦弘喊 起来。


  「你不用再装清高了,你的事我都知道。既然跟我们的交情这么好,还推辞 什么?」秦弘的爸爸从后面抱住妈妈的腰,把她摔倒在沙发上面,然后顺势压在 妈妈身上。


  「放开我,让我走,滚开,你不要碰我。」声色俱厉的叫喊着,秦弘拿着摄 像机也走到沙发跟前,把镜头对着正在挣扎的妈妈。秦弘那原本看上去斯斯文文 的爸爸,也一下子显露出野兽的面目。


  「想走,真是白日做梦,你还是乖乖听话比较好。」秦弘的爸爸按住妈妈的 身体,把脸贴在妈妈的胸口上,仔细闻了闻妈妈身上的味道,「真香呀。让我好 好的嚐嚐。」说着摘下眼镜,扔在一边扑上去亲吻妈妈的脸庞。


  「滚开,臭流氓,真噁心。」妈妈的脸上被他的舌头舔满了口水,身体被死 死压住,只能把脸转向一边,躲避着他嘴里喷出的充满恶臭的口气。


  「嘿嘿,你的嘴唇真甜,让我看看别的地方。」,他坐起来抓住妈妈的两个 大奶子,「你看她这对大胸脯,又大又有弹性,摸起来软绵绵的真爽。」妈妈挣 扎着用力推开他的身体,踉跄着从沙发上爬起来就往外跑,秦弘的爸爸从后面抓 住妈妈的衣服,两个人厮打着一起摔倒在地上。


  秦弘的爸爸虽然有了些年纪,但终究是个男人,他死死的制住妈妈,又抱上 了那个沙发。两个人躺在沙发上,他一只手搂着妈妈的胸口,另一只手在妈妈光 滑的大腿上乱摸,把裙子掀了起来,露出丰满而诱人的大腿和屁股。


  「放手呀,不要摸我。」妈妈拼命挥动双手阻止他的侵犯,一番反抗过后又 被他重新压在身下。他强吻妈妈的嘴唇,妈妈紧闭双唇,不让他的舌头继续进入。


  「啊,啊,不要呀。」秦弘的爸爸一直不能得手,就抓住妈妈的头,向沙发 的扶手上面用力撞了几下。


  「不听话,今天你别想活着走出去。」妈妈被撞得几乎晕了过去,他继续低 下头,吻在妈妈柔软而诱人的双唇上,伸出舌头伸进妈妈的嘴里,吸允妈妈口中 的蜜汁。


  妈妈缓缓睁开眼睛,用力把他推开。秦弘的爸爸愤怒的扇了妈妈一个巴掌, 骑在妈妈的身上开始撕扯妈妈的衣服,妈妈虽然拼命挣扎,但是衣服还是被他掀 了上去。「如何呀,这样弄你的大奶子,会很有快感吧。」他接着又掀开妈妈白 色的乳罩,一口含住了一颗樱桃般的大乳头。


  「你的奶子摸起来真爽,软绵绵的好舒服。」秦弘的爸爸对着妈妈的乳头又 吸又舔,轮番品嚐着妈妈的两个大乳房。妈妈那曾经在我儿时为我提供粮食的乳 房,如今又为众多男人提供了精神上的食粮。


  「来人呀,救命呀,谁来救救我呀。」一对双乳上面已经满是他的口水,妈 妈绝望的叫喊,影响了他的心情,「闭着,再干叫就弄死你,今天你就享受吧。」 秦弘的爸爸用手死死摀住妈妈的嘴,当他把手拿开的时候妈妈张开嘴拼命唿吸着 空气。秦弘的爸爸把妈妈的双唇含进嘴里,妈妈惊恐而愤怒的看着他那狰狞的脸。


  「滚开,不要拍我。」伴随着妈妈的叫骂声,摄像机的镜头反而又贴近了妈 妈的身体。秦弘的爸爸也配合着把妈妈的上衣拉开,画面上出现了妈妈的美乳, 为了拍摄这个特写,镜头几乎贴到了妈妈的身上。


  「不要拍我,不要拍呀,求你了。」妈妈扯着衣服,想要把衣服穿好,秦弘 的爸爸又掀开妈妈的裙子,摄像机的镜头转向妈妈的下身,画面的中心变成了妈 妈穿着白色蕾丝内裤的秘处。


  「不要,放开我。」妈妈顾不上完全暴露着的双乳,连忙伸手去阻止,但是 因为够不到他的胳膊,只好死死拉住自己的内裤。他狠狠的用力一扯,内裤就被 一下子扒了下去,「停下了,别拍了。」妈妈突然间哭了出来,画面中清晰的一 个女人的阴部特写。我从来没有这么清楚的看过一个女人的阴部,更别说是自己 母亲的了。那玉腿之间是通向女人灵魂的通道,也是秘密桃源的入口。就像是半 开的花蕾一样美丽,可以诱惑这世界上任何一个男人为它奉献一切。


  「哇,真让人惊讶呀,想不到你有这么漂亮的大阴唇。」妈妈的阴部又肥又 大,紧紧的泛着桃红色,几天前被刮掉的阴毛还没有完全长出来,只是稀稀疏疏 有一些的点缀在上面。


  「这就是赵老师的蜜穴呀?味道真香呀。」秦弘的爸爸破坏了这美丽的画面, 迫不及待的用嘴亲了上去,妈妈的重要部位又有一处被他品嚐到了。


  「啊,不要,不要添了。」妈妈抽泣着说,他的舌头就像蛇一样,瑟瑟缩缩 的在妈妈的下体上游走。妈妈挣扎着向要坐起来,秦弘的爸爸坐在了妈妈的肚子 上开始一边脱自己的衣服,一边揉弄妈妈的阴部,为之后的性交做着准备。在他 身下的妈妈已经完全动弹不了,只能紧闭双眼,哭泣着迎接着将要到来的凌辱。


  「你身为一个老师,别人弄一下骚逼就变得这么又湿又滑的,你不会觉得很 丢脸吗?」妈妈的阴部随着他的搓揉逐渐变的湿润了,秦弘的爸爸已经把身上的 衣服脱个精光,把肮髒而丑陋的阳物凑在妈妈的嘴旁。「哈哈,我今天要用它让 你这个顽固的老师完全臣服。」妈妈本来紧闭双眼,但是还是发现了他的企图, 于是紧紧闭着双唇,他一时也不能硬塞进去,最终只好放弃了。


  「啊,啊,不要,不要呀。」他用舌头把妈妈的阴部舔的更加湿润,扶着大 鸡巴插进了妈妈的阴道里,动作连贯熟练,中间没有一点停顿,妈妈根本来不及 抵抗,从这点可以看出他侵犯过不知道多少女人了。


  「如果不用这傢伙让你爽个够话,你这个当老师的就不知道男人鸡巴的优点 在哪。」两个人的下体紧紧结合在了一起,身体完美的贴合着,他一边用鸡巴在 妈妈的阴道里游动,一边把刚刚被妈妈盖在乳房上的衣服再次掀起,抓住妈妈的 双乳,就好像骑着一辆马达强力的摩托车。


  「停下呀,快点停下呀。」妈妈还在不住的哭喊,脸上流满了泪水。「啊, 啊,不要,不要呀。」妈妈的叫声越来越大,双手在他的身上四处撕扯,秦弘的 爸爸把妈妈的双腿抬了起来,腰部更加用力。


  「哈哈,你现在好像很想要呀,你不是应该很正经的吗?」妈妈的声音开始 夹杂喘息声,身上大量流出汗水,皮肤变成了粉红色,秦弘的爸爸狂吻舔食着妈 妈脸上的汗水,接着又把妈妈的身体翻过来,紧紧的抱住了妈妈的大屁股纵马狂 奔,身上鼓胀的肌肉完全不像是一个年纪已过半百的男人。


  「怎么样?感觉很过瘾吧?」秦弘说着把镜头又转到了他爸爸的身后,画面 上是他胯下的景象,一对大睾丸随着他腰部的动作前后乱晃,不断打在妈妈被他 大鸡巴撑开的阴部上。肥厚的阴唇夹着那条巨龙,翻出乳白色的液体。


  妈妈被他干的彻底失神了,头发散落下来,衣服凌乱了,表情和思维也全都 混乱了,嘴里只能不断的发出「啊,啊。」的叫声。「只要你乖乖听话,我就会 让你很爽,你只要做一个随时都想着男人鸡巴的女人就行了。」他抽插的速度一 直不见降低,我只好快进了将近二十分钟。他把白色的精液,像牛奶一样注入了 妈妈的身体,然后才把鸡巴从妈妈的阴道里抽出来。


  妈妈忘却了道德,充分着享受了一次性交盛宴。秦弘的父亲坐在旁边休息, 见过了一会妈妈睁开眼睛,从愉悦中恢复过来,就说,「夹到老子腿软,怎么样, 爽不爽?只要你答应表演,以后保证不再找你的麻烦。」「不,不要,我,不要做那种表演。」妈妈并没有丧失自我,咬紧牙关,声 音颤抖着,秦弘的爸爸看软的不行只好来硬的。


  「我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说着他走出镜头,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些 绳子,把妈妈的双手捆在了一起,又把双脚也捆在一起。妈妈脱力的躺在沙发上, 默不作声的看着他随意摆弄自己的身体。


  「你知道警察怎么对付犯人吗?今天就让你好好试试。」秦弘的爸爸把万分 恐惧的妈妈放到了一个木头凳子上,又给她戴上了眼罩和耳塞,这样让妈妈既不 能听也不能看,为的是不让妈妈正常的感觉出时间来。「对付女人的秘诀就是决 不能让女人回复镇静。」秦弘的爸爸摆出有点自命不凡的优越神气,我看的心怦 怦直跳,不知道他们又想出了什么花招来折磨妈妈。


  「好难受,放开我,我要上厕所。」妈妈惶惶不安的坐在凳子上,过了没有 多长时间就受不了了,开始吵着要上厕所。秦弘的爸爸把耳塞拿出来说,「想上 厕所?好吧,我带你去,不过你得听话。」妈妈点点头,他把妈妈拉起来,解开 了脚上的绳子,又戴上耳塞。妈妈好像已经忘记了身上的衣服没有遮盖着隐私部 位,顺从着被他推着走出了房间。


  画面很快转换成了一个舞台,舞台下面有着很多观众,既有男性也有很多女 性。秦弘的爸爸把我妈妈带到舞台上面,观众开始喧哗起来。


  「哇,今天真没白来,竟然有这么漂亮的女人。」「好像是个少妇,正好我想稍微换下口味。」「这娘们长得这么漂亮,我这根鸡巴都硬邦邦的了。」「这是哪里呀,我好像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妈妈虽然带着耳塞,但是并 不能完全隔绝声音,还是隐隐约约的听到了观众的议论。


  秦弘的爸爸对着台下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观众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了。他 把妈妈带到舞台上一个特制的凳子前面,这个凳子的特殊之处在于表面是一个马 桶圈,看来是给人排便用的。但是如果真用来排便,整个过程又会被人看得清清 楚楚。


  「这哪有人呀,你听哪有声音呀。马上就要到厕所了,再忍耐一下吧。」秦 弘的爸爸把妈妈的耳塞拿下来说,妈妈仔细听了下,发现没有声音就放下心来。


  「你先出去好不好,我想一个人上厕所。」妈妈弯下腰,用捆着的双手摸了 一下凳子上的马桶圈,然后对秦弘的爸爸说。


  「毛病真多,我走了你跑了怎么办?」说着帮脱下妈妈的裙子和内裤。


  「你,你出去,不要看我,我尿不出来。」妈妈站在那里不知所措,有些焦 急,好象很难再忍耐下去了。


  「闭嘴,快点尿吧,罗嗦死了。」秦弘的爸爸把游移不定的妈妈按在凳子上。


  「不要,你出去,我。」她突然抽噎说,「你不让我看,我就要你尿给我看。」 秦弘的爸爸按住妈妈光滑的膝盖,然后用力向两边分开,再向上抱起,妈妈的双 腿蜷在身前,下身大大的敞开,对着台下的观众。两片大阴唇充血而有光泽,由 于刚才的性交而张开。这么美丽的阴户,就是经常光顾风月场所的老手也不曾见 过,他们眼睛直直的看着妈妈的下体,即使没有秦弘爸爸的命令也不会发出一点 声音。


  「不要呀,这样会尿到外面的。」妈妈完全没有发觉身处何地,还天真的担 心会尿到马桶外面。


  「快点尿。尿到外面也没关系。」不知道是由于他的命令,还是实在忍受不 住了,妈妈的阴部开始有一些水滴冒出来,然后慢慢成为了一条溪流。这条水流 逐渐抬起,当与地面平行的时候,秦弘的爸爸突然把妈妈的眼罩摘了下去。


  「啊,这是什么呀,你骗我,不要看呀。」妈妈适应眼前的光线时,突然发 现自己的困境,拼命大叫着用紧紧捆着的双手打着秦弘爸爸抓住自己双腿的胳膊。 妈妈根本没有想过,自己会在这么多人面前撒尿,女人的尊严荡然无存,这让她 本能的想要把尿憋回去,但是尿水稍微小了一点又全力向前喷了出去,尿了一半 忍不住的。妈妈骤然放弃了一切希望,完全沉浸在当前的痛苦中,任由尿水喷向 台下的观众。


  「呀,啊,不要。」妈妈的尿水喷撒在前面的地面上,又迸溅起来。我看得 彻底惊呆了,心在剧烈的跳动。台下的观众也热血沸腾,开始用照相机拍摄,一 时快门的声音四起,闪光灯把妈妈的身体映得格外清楚。


  「不要拍我,你们这些畜生。你们不是人。」尿水一股一股的喷出来,妈妈 的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流下去。当尿水流完的时候,台下的观众响起了一 片欢唿声。妈妈只顾着哭,都忘记了分开的双腿,把下体继续暴露在众人面前, 所以秦弘的爸爸已经不再用手按着妈妈了。


  「啊,滚开,别碰我,混蛋。」妈妈呜咽的低声说,眼泪彷彿稍稍使她平静 下来。直到一位观众交给秦弘的爸爸一打钞票,蹦上台把头凑到妈妈的下体前面 开始亲吻。妈妈用力推他的脑袋,像野狗见到久违的食物一样,赶都赶不走。秦 弘的爸爸手里拿着那得人民币,满意的抿着嘴,微笑的看着舞台上被人肆意侵犯 的妈妈。


  「求你了,放过我吧。你们放过我吧。」妈妈的话就像可怜的受伤的小鸟, 战战兢兢,害怕得不敢抬头看他。那个观众把妈妈手上的绳子解开,然后把妈妈 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扒下去,直到一丝不挂为止。然后钳住妈妈的胳膊,把两 个圆滚滚的大奶球挺在胸前。他自己玩弄妈妈的身体还不不忘用向台下展示的方 式来凌辱妈妈。


  妈妈被迫晒了一会奶子之后,又被他抱着转过身,向台下的观众展示丰满诱 人的臀部。他先是让妈妈崛起屁股,然后又在上面抚摸了几下,分开两片大肥屁 股,露出里面的肛门。


  「呀,放开我。你快放开我呀。」刚刚的尿水已经流到了后面,所以肛门也 是湿淋淋的。他用力掰着妈妈的臀沟,从后面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妈妈的肛门 和肥厚的阴唇。


  「哈哈,这女人下面都湿了。」他用手下去扣妈妈的阴道,然后分开两片大 阴唇,为的是使观众看得清楚。


  「啊,不要呀。」他脱下裤子,一条长阴茎,如飢似渴从后面插进妈妈的阴 道。妈妈似乎早就想到他会这样。既然花了那么多钱,当然会把精液射进妈妈的 阴道里。妈妈虽然一直在哭喊,但为了这噩梦早一点结束,身体不得不开始配合 他。


  「当众交配是母狗才会干出的事情,我不会这样轻易让你高潮的,你一定感 觉很难受吧。」他开始插的比较缓慢,好象不想剧烈的刺激自己。好让自己的钱 花的更值得,以延长凌辱妈妈的时间。


  妈妈的身体也随着他胯下的动作剧烈的前后晃动,只好趴下用双手持着凳子。 他干了一会把妈妈边插边从后面抱了起来,一起坐在刚才的凳子上。妈妈坐在他 的胯间,一前一后的身体运动,变成了一上一下的运动。这种景象让下面又闪起 了一阵闪光灯,他把妈妈的腿举了起来,让生殖器交合的地方更清楚的拍摄进观 众相机的胶片中。这种强烈的刺激不仅把妈妈送上了高潮,也让他射出了精液。


  又有几个观众交了钱,上台用各种姿势和妈妈性交。妈妈的身体,虽然丰满, 去很柔软,完美的配合着他们不同的要求,这盘录像带完全变成了性交教学片, 不知道有多少精液灌进了妈妈的阴道和嘴里。可惜的是,录像带已经到了最后, 我只好又拿出了第二盘录像带放进了录象机里。


  【完】